是首届陶艺年会确实出现了这种“流行病”。只所以“流行”是因为全国性质的会议大都是这样的一种模式。再者就是十分钟发言可以更加条理性,应该是一种提纲式的发言,而不是论文的一种节选。发言的内容应具有一定的争议性与探讨性,没有争议就没有共鸣,就没有更多的代表参与发言讨论!

2,会议主题发言全国参与近二十所院校的选取是否具有科学性?选取的标准就是发表的论文稿件。我想这样的选取具有很大的片面性。能否在前期筹备阶段更加广泛的征求发言者的意见?我觉得应该在会议的第一天将与会代表打散分成几个发言区域,这样各个院校的代表都可以将实际的问题拿出来讨论。由于分组人员现对集中,讨论的现场更加活跃与轻松;其二就是通过分组讨论,将讨论最关键的问题和最具有代表性的问题提交到大会的主题发言上,再次深入的加以探讨,这样的一种模式既增加了各所院校的参与力度,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同时增加了解决问题的全面性与科学性。

3,参加会议的代表过于单一,局限了问题讨论的延伸空间。作为全国陶艺教育年会,应该将一部分学生代表和企业代表纳入到会议某个阶段的过程中。就教育谈教育是有失偏颇的举措。毕竟教育必须是一种面对学生的教育,必须是一种面向社会的教育,教育工作者很多是以专业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以教学过程自己遇到的问题范畴展开思考,这样的讨论很容易陷入片面的领域或者是一种普遍性问题讨论领域,难以得到应有的解决方案。

4,质疑参与代表的认真态度。三天会议是很短暂的时间,主办方惟恐时间过于紧缩无法真正的解决陶艺教育的实质性问题,后来发现部分与会代表离开会场在附近走亲访友,有的参加完第一天会议就离开西安,作为筹备工作人员我们感觉很是无奈。每一位邀请代表既是带着一种荣誉参加本次年会,也是肩负着一种责任来的。所以对会议本身的不重视就是对当地陶艺教育的一种不重视,缺乏一种借鉴、学习兄弟院校经验的姿态和诚意,失去了参与会议研讨的必要性。

三,关于展览
为展示全国各陶瓷专业院校在教育上取得的成绩,活动承办方西安朗跹г航扛鲅朐盒L峁┬拱澹美唇樯芨髟盒5奶找战逃榭觥煅厣⑷瞬排嘌悸返饶谌荩蔽扛鲈盒L峁?个陶艺作品展台,展示各院校学生的优秀陶艺作品。通过此次活动,既能增进各陶瓷院校的交流与沟通,同时可以寻求更好的办学思路,推动我国高等陶艺教育的发展。这样的出发点是不错的,对于各参加院校来说是一次直观了解各院校陶艺教育的机会。

这次教育年会参加院校之多,参与人数之多,在中国高等陶艺教育历史上是第一次,是一件可以自豪骄傲的事情,团结的力量在陶艺教育领域还是很明显的,也反映出大家对陶艺教育的重视,同时也是普及陶艺教育发展的有利时机。但从这次展板和作品展览情况来看,还是存在着一些问题。
许多院校没有带来展板和学生作品,作为本次陶艺教育年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不完美的,只有1/4的院校制作了展板,1/5的院校提供了学生的陶艺作品。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有以下几个问题:比如筹备阶段没有强调这项展览活动的重要性,导致许多院校心理上的懈怠;参与院校反馈信息较晚;参加院校的展板设计缺乏统一的布局安排和内容安排,没有将陶艺教学的理念、计划、硬件建设等方面的内容做充分展示,大多是教师学生作品图片的打印展览,失去了策划展览的原先意图;展览形式单一,除了这种展板、作品交流的渠道外,各院校可以根据情况通过多媒体播放等多种形式展示院校陶艺教学的风采。

希望通过首届国家陶艺教育年会的召开,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及其宣传阵地《中国陶艺家》杂志与各地方协会能够将陶艺协会体制、陶艺交流平台体制、陶艺教育机构体制、展览体制、会议体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0 资源频道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